网站首页 动迁案例动迁款分割 列表
静安法院:支内子女按政策回沪未实际居住也可以视为同住人
编辑时间:2019-03-22 14:43 作者:yanmon 浏览量:0
静安法院:支内子女按政策回沪未实际居住也可以视为同住人


【基本案情】

上诉人彭某富、姚某芳、彭一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改判上诉人无须支付彭某2、彭某1征收补偿款或者将案件发回重审。

事实和理由:彭某2将户口迁入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XXX弄XXX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后并未实际居住,其不住的原因并非房屋太小,也并非租房居住,而是住在其母亲家中。

彭某2迁入户口时承诺不提出住房要求。

彭某2、彭某1他处有房,不是安置对象。

彭某1能够获得安置利益,则彭一的儿子爱力克斯应当也能享有动迁利益。

被上诉人彭某2、彭某1共同答辩称,彭某2没有享受过福利分房,不属于他处有房,应作为安置对象,享有拆迁利益。

彭一的儿子是外籍人士,不能作为安置对象。

上诉人在一审审理中自认于2015年搬离了涉案房屋,涉案房屋属于空关状态。

一审法院对于征收利益的分割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彭某2、彭某1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涉案房屋动迁利益中的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327,428元归彭某2、彭某1所有。

一审法院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彭某2系彭某富侄子,彭某1系彭某2儿子,姚某芳系彭某富妻子,彭一系彭某富、姚某芳女儿。

涉案房屋为公房,使用面积23平方米,原承租人周某娥系彭某富的母亲、彭某2的奶奶,周某娥去世后,2010年8月19日,承租人变更为彭某富。

2017年6月,涉案房屋被纳入政府征收范围,征收决定作出之日,涉案房屋内有常住户口5人,即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彭某2、彭某1。

2017年7月15日,彭某富作为承租人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

协议约定,房屋性质为公房,认定居住面积为23平方米,换算建筑面积35.42平方米。

该户不符合居住困难户条件,并选择货币补偿。

涉案房屋价值补偿款3,377,049.9元(其中评估价格2,216,654.44元、价格补贴664,996.34元、套型面积补贴938,730元);房屋装潢补偿10,626元;其他各类奖励、补贴2,298,893.65元(其中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偿50,000元、搬家费补贴800元、家用设施移装费补贴2,500元、居住协议签约奖励205,420元、早签多得益奖励30,000元、居住全货币方式奖励1,890,367.47元、限定选房补贴80,000元、签约搬迁利息39,806.18元)。

经结算,该户另获得居住搬迁奖励20,000元;居住提前搬迁加奖120,000元;临时安置费12,000元。

上述征收补偿款共计5,838,570元(结算时已四舍五入取整)。

一审法院另查明,彭某2于2006年6月28日按支内子女回沪政策,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彭某1于2008年4月24日报出生在涉案房屋,彭某富于1958年8月9日报出生在涉案房屋,姚某芳、彭一均于1988年3月29日户籍迁入涉案房屋。

2010年,涉案房屋承租人变更时,彭某富提交申请书一份,该申请书由所有户籍在册人员签名,且申请书中载明:因周某娥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一十四日过世,现经家庭协商一致,由其子彭某富提出过户申请,过户后保证按政策可以回沪亲属的居住使用权。

庭审中,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彭某2、彭某1未在涉案房屋居住过。

彭某富、姚某芳、彭一确认自2015年起陆续搬离涉案房屋,征收前未在涉案房屋内居住。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和法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居住房屋征收货币补偿款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共同居住人,是指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

在被征收公有居住房屋处有本市常住户口,因家庭矛盾、居住困难等原因在外借房居住,他处也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的,也视为同住人。

本案中,征收决定作出之时,涉案房屋处有五人户口。

彭某2、彭某1对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同住人身份并无异议,故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应认定为涉案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予以安置。

对于彭某2、彭某1是否属于同住人的问题,虽彭某2在户籍迁入后未在涉案房屋居住,然彭某2称其系支内子女按政策回沪才将户籍迁入涉案房屋,户籍迁入时,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均居住在内,房屋又比较小,其无法实际居住,故长期在外租房居住。

对彭某2所述,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其他处并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综合考虑涉案房屋使用面积、居住情况、户籍人口以及承租人变更时《申请书》所载明的内容等因素,对此予以采纳,故彭某2亦应被认定为涉案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予以安置。

虽彭某1报出生在涉案房屋,但依法不能脱离法定监护人的监护而独立生活,故彭某1的居住随其父亲,即彭某1其不能独立分得分割涉案房屋的动迁利益,但对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彭某2,可以就涉案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适当多分。

征收补偿款的分割,应综合考虑被征收房屋的历史来源、居住使用情况、户籍人员在他处是否已经享受过福利分房或拆迁安置,以及保障各家庭成员居住权益等各项因素,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处理。

法院综合考虑双方的居住情况、家庭结构、房屋来源等因素,酌定彭某2获得涉案房屋动迁利益中的1,750,000元,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共同获得涉案房屋动迁利益中的4,088,570元。

判决: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XXX弄XXX号彭某富户的房屋征收补偿款中1,750,000元归彭某2所有,4,088,570元归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共有。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中,上诉人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落款日期为2006年6月23日的信函,其内容为:“荣荣、菊芳:彭某2户口报进昌平路XXX弄XXX号不享有居住权,并且与叔叔彭某富不发生经济纠纷,不提出住房要求,对房子(包括原插原位)与他本人(彭某2)无任何关系,他本人无权参与,这事由父亲(彭某宝)担保。

”落款处为“当事人彭某宝、彭某2”。

对于该份信函,彭某2认为,下面的签字并非其本人所签。

为此,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向法院申请笔迹鉴定。

本院认为,涉案房屋为公房,2010年5月彭某富向公房管理部门申请变更承租人时,曾经承诺保障可以回沪亲属的居住使用权,故彭某富应当保障彭某2对涉案房屋的居住使用权,现涉案房屋已被征收,彭某富作为公房承租人应就所得的居住房屋征收货币补偿款安置彭某2、彭某1。

对于2006年6月23日的信函,本院认为,即便此信函为彭某2所书写,但彭某富此后承诺了保障彭某2的居住问题,故对于彭某富的鉴定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涉案房屋拆迁时,彭一儿子户籍并不在涉案房屋中,故不能获得相应的征收补偿利益。

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房屋的居住情况、家庭结构、房屋来源等因素,酌定彭某2获得涉案房屋动迁利益中的1,750,0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分析】

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上海动迁法网(dongqianfa.com)首席顾问雷敬祺律师认为:

1、未成年人不能独立分得分割涉案房屋的动迁利益,但对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监护人,可以就涉案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适当多分。

2、支内子女按政策回沪将户籍迁入涉案房屋,户籍迁入时,房屋小,无法实际居住,也能视为共同居住人。